第190章 看谁吸干谁!
书名: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云中殿 本章字数:4854字 更新时间:2021/03/19 12:34:19

乌山城主走到沈天面前,表情无比恭敬。

他认真道:“仙长替本城解决血蚊精,救本城于水火,请受在下一拜。”

说罢,这城主竟直接朝着沈天跪下去。

沈天笑着伸手将城主托起:“别跪,跪了也得给钱。”

给……给給给钱?

乌山城主一个踉跄,差点没瘫倒在地:“仙长,我们真的给不起啊!”

仙长这次出手解决血蚊精,且不说出场费多高。

单单是仙长祭出雷爆符的价值,都够买下整个乌山城还有富余。

您救下整个乌山城的百姓,全城上下都感恩戴德。

可您的雷符损失,我们是真赔不起!

卖了本城主也赔不起啊!

看着乌山城主惶恐的表情,沈天脸色微微一沉:“给不起?”

“给不起白银万两,你们悬什么赏?”

“白嫖本座吗?”

额~

白银万两?

乌山城主整个人愣住了:“什么白银万两,仙师说的报酬,只是白银万两?”

沈天看着乌山城主,宛如在看一个憨憨:“不然你以为是多少?”

“你们花钱悬赏,本座拿钱办事,有问题吗?”

顿时,乌山城主斯巴达了。

所以仙长你要的报酬,是白银万两,就这?

话说白银万两折算成灵石也就十枚,都不够买一枚雷爆符好嘛!

您就为了这点悬赏,不惜花这么大代价除去血蚊精?

不对,仙长绝对不会如此没脑子。

一定另有深意!

是啦!

仙长是在照顾我们乌山城尊严,用这区区万两白银来缓解紧张气氛。

不愧是圣城来的仙长,果然大德大智,慈悲为怀。

这是让我们不要为此内疚惭愧啊!

本城主悟了,悟了!

想到这里,乌山城主恭敬道:“请仙长稍等,在下立刻去取万两白银。”

沈天摇了摇头,望向城外:“不急,那只妖孽还没死呢!”

没死?

乌山城主心中一紧,连忙望向城外。

却见那城外原野上不知何时,已经升腾起血雾。

那些被击杀的血蚊尸体中,一滴滴血液都在飞速地汇聚起来。

威压顷刻间降临整个乌山城,比血蚊精出现时还要更可怕十倍不止!

一位身穿血色红袍的男人出现在青龙大阵外,手持血色长枪,浑身散发杀气!

他的容貌与之前的血蚊精一模一样,只是气息远比那只血蚊精更强。

他淡漠地望着沈天,宛如望着一个死人般,杀机凛然。

“可恶的人类,你竟然敢杀害本尊的孩儿。”

“今日,本尊一定要吸干你!”

说话间那血蚊尊者身形刹那间化作一道血光,朝着城中激射而来。

青龙雷霆大阵瞬间被男人手中的赤色长枪撕开一道口子,竟完全无法阻拦其哪怕片刻。

血蚊尊者的双眼赤红,死死地盯着沈天。

他对沈天的恨意滔天!

因为沈天方才杀的那只血蚊精虽然并不是他的儿子,但对他的重要性更胜过亲生儿子。

血蚊尊者这次指挥如此多的血蚊群围攻乌山城,就是为了以全城修士的精血,来喂养那只金丹期血蚊。

他原本以为,之前几次进攻乌山城,都只是小打小闹,并没有闹出大乱子。

就算乌山城真的请来外援,最多也就是金丹期三转左右的样子。

自己完全应付的了,甚至还能把对方吸干进补。

毕竟圣城的元婴期尊者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只‘准金丹期’蚊子精赶来乌山城?

但血蚊尊者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出现的沈天虽然修为没到金丹期,身上宝物却这么多!

那可是极品的雷爆符,多少筑基修士都是拿来压箱底,当保命底牌用的。

这人族修士倒好,居然直接拿来当平A,还一甩就是一叠。

面对这种攻势,就算金丹期修士也要发怵吧!

本来即便如此,血蚊客也不至于瞬间就落败身亡,主要还是沈天太阴了。

一开始就出其不意用莲射神枪打血蚊客个措手不及,之后更是用噬仙藤捆住血蚊客将其控制住。

那藤蔓的韧性太强了,竟然连金丹期血蚊客都无法挣脱,最终被雷爆符炸死。

这击杀速度,快得连他都来不及施救!

血蚊尊者死死盯着沈天,他能感觉到那根藤蔓绝对不简单!

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天地奇物——灵木!

一想到这里,血蚊尊者的心火热起来。

如果那真是灵木的话,杀了眼前这小子,倒也能弥补老祖损失!

心中思绪流转,血蚊尊者已经冲入城中,瞬息间便来到沈天面前,手中血色长枪朝沈天捅去。

这一刻,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整片城墙,煞气滔天,味道令人作呕。

血蚊尊者脸上带着狰狞笑容,他似乎已经看到沈天被血神枪贯穿,呻吟,求饶的场景!

而另一边,看着飞速靠近的血蚊尊者,沈天却仿佛吓傻了般,一动不动。

血蚊尊者脸上露出不屑笑容,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小雏儿。

面对着生死危机时,居然吓得连闪躲都忘记了。

呵呵,愚蠢的人类,受死吧!

本尊要吸干你!

血色长枪携带着浓郁血气,枪尖处连虚空都在扭曲、碎裂,这一枪威力可怕到极限!

在血蚊尊者狰狞的目光注视下,血神枪重重地击在沈天胸膛上。

然而他想象中,神枪贯穿沈天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却见沈天胸前忽然出现璀璨的黄金八卦图,不断旋转,散发出强烈吸引力。

它不但完全挡下长枪一击,更将血蚊尊者手中的血蚊枪死死吸住,让他甚至无法抽枪而退。

被……被吸住了!

血蚊尊者整个人都懵了,这怎么可能!

区区筑基期修士,怎么能用胸膛挡住本尊的血神枪?

这家伙的胸部是用仙金做的吗?

沈天周身,一件件金色的铠甲部件浮现,将他全身上下都笼罩起来,无比得英武威风。

此时天边已经出现红霞,第一缕阳光照在沈天的战甲上,将其映照得熠熠生辉!

这一刻的沈天,如战神下凡!

面对瞠目结舌的血蚊尊者,沈天嘴角微扬:“总算把你勾引出来了!”

说话间,沈天猛然抓住血神枪,不让血蚊尊者将长枪收回。

与此同时,从沈天身上飞出一根青黑色绳索,飞速缠上血蚊尊者的身体。

那是以元婴期缚仙藤所炼制的缚仙索,经过祭炼后足以捆绑住元婴期修士,极为难缠。

虽然在沈天的操控下,不可能困住元婴期级的血蚊尊者太久,但沈天要的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

原本以血蚊尊者速度,若是没有被吸住武器不舍得放手,缚仙藤要绑住它绝对不容易。

但是此时,一招失策,血蚊尊者要想再脱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元婴期缚仙索困住血蚊尊者的双臂,翡翠色噬仙藤从地底钻出绑住血蚊尊者双腿。

熟悉的一幕再度出现,密密麻麻的阴阳雷爆符铺天盖地飞向血蚊尊者,宛如不要钱一样。

……

血蚊尊者冷笑一声:“同样的招数,你以为对本尊还会有用吗?”

可笑!!!

血神领域!!!

血蚊尊者大喝一声,浑身陡时散发出浓郁的红光,将整个身躯笼罩在其中。

无数的阴阳雷爆符在血蚊尊者体表爆炸,然而全都被血神领域挡在体表外,没能伤到血蚊尊者分毫。

这些雷爆符终究只是筑基期的符箓,数量足够多的情况下能灭杀金丹期。

但在元婴期的血蚊尊者面前,还是显得有些无力!

血蚊尊者大喝一声,体表的缚仙索也在轻轻松动,显然已经撑不了多久。

“人类,本尊承认你小子很狡猾,而且全身都是宝物!”

血蚊尊者贪婪地盯着沈天:“只可惜你的修为实在太低,这些至宝在你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放弃抵抗乖乖受死吧!看在你贡献这么多至宝的份上,本尊可以留你个全尸!”

“对了,还有你身上的战甲,居然能挡住本尊全力以赴的一击!”

“如此至宝只有穿在本尊身上,才配得上它的价值!”

“等你死了,本尊会好好对它的!”

数百张雷爆符爆炸,将血蚊尊者体表的领域护罩轰击得稀薄了许多。

然而终究还是没能彻底将血神领域击破,这层壁垒太硬。

血蚊尊者得意地看着沈天,正准备彻底挣开缚仙索,送沈天上路。

然而很快,他脸上得意的笑容便凝固了:“你……你大爷!”

却见沈天身后悬浮着八杆黑色短枪,与莲射神枪一起齐齐对着血蚊尊者。

与此同时,比之前更多的雷爆符如不要钱地朝血蚊尊者激射而来,随便数一数便有三五百张!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只能让血蚊尊者体表的血神领域不断被削弱。

最致命的,是沈天身后悬浮着的那尊麻衣伟岸人影。

那尊麻衣中年手持一柄宽剑,缓缓刺出。

长河剑意荡乾坤!

披靡剑光,陡然出现在苍穹之间。

刹那间,剑光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千。

瞬间衍化出一道剑气长河,携带无穷剑势,席卷披靡而来。

若血蚊尊者处于全盛时期,倒也不是没机会挡下这招,最多也就重伤。

但此时他还没完全挣脱束缚,甚至连体表的血神领域也被连番爆炸削弱到了极致。

面对着剑主令中剑灵的长河剑意,他哪里还能抵抗?瞬间被剑气淹没。

沈天身处剑气笼罩范围中,身上龙渊圣甲散发着璀璨金辉。

他丝毫不怕被剑气误伤,因为叠的甲够厚!

只要沈天法力不耗尽,就算他穿龙渊圣甲站着让血蚊尊者攻击,后者也压根伤不了他!

这也是他面对血蚊尊者丝毫不怵的底气!

当剑气长河散尽,血蚊尊者的肉身被直接斩成漫天血沫。

只剩下头颅还算完整,被一页赤金色的纸张挡在后面,勉强保住性命!

此时剑气消弭,那头颅连忙席卷着赤金色纸张想要逃跑。

但沈天怎么会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他右手紫金锤陡然出现,瞬间放大十倍一锤子抡下!

Duang!!!

血蚊尊者的脑袋瞬间被沈天从半空中砸落,整个脑瓜子嗡嗡的。

沈天左手陡然间激射出一根翡翠色长藤,将血蚊尊者头颅绑成个大粽子。

而那页赤金色纸张也被沈天摄入手中,份量竟是出乎意料得重。

粗略估算,这区区一页纸,恐怕至少也得有数百斤以上。

看着那页赤金色纸张,沈天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次千里迢迢奔赴乌山城,就是为了这个。

如今至宝已经落入手中,北斗圣子还没赶到,这波总算是稳了。

操控噬仙藤将血蚊尊者的脑袋摄入手中,轻轻掂了掂。

血蚊尊者满脸悲愤:“士可杀不可辱,人族你竟敢如此无礼!”

无礼?

你个妖精,还跟我讲礼?

方才不还想把长枪插入本圣子体内吗?

沈天嘴角微扬,噬仙藤塞入血蚊尊者口中:“你方才不是要吸干本座吗?”

“现在本座让你吸!我倒要看看是你吸干我,还是我吸干你!”

唔~

唔唔~

唔唔唔~~~

血蚊尊者眼中,留下屈辱而挣扎的泪水。

……

与此同时,乌山城外百里处。

一辆星辰战车上,北斗圣子正盘膝而坐着。

他最近元婴动荡,心境不稳,想着找点妖精发泄发泄。

数日间北斗圣城中元婴期的斩妖除魔任务,基本都被北斗圣子接了。

而今日北斗圣子要前往的是乌山城,诛杀一只血蚊精。

坦白说一只准金丹血蚊精,他是真看不上。

北斗圣子之所以特意跑来诛妖,主要是这只血蚊精的修炼速度太快了。

短短三四个月时间,就能从炼气期修炼到准金丹境界。

这让北斗圣子的心里,产生了一些好奇。

莫非这妖孽遇到什么大机缘?

闲来无事,北斗圣子便决定去走他一遭。

不过此时靠近乌山城,北斗圣子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一股浓浓的恶意涌遍他全身,让他心里一咯噔。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这种感觉,隐约似曾相识!

想到这里,北斗圣子不由得警惕起来。

不过左右一想,区区金丹期的妖孽能奈本圣子何?

一定是最近被神霄圣地那妖孽圣子刺激到,心境还没恢复过来!

得赶紧去找一些弱小的妖怪,虐着找一找优越感!

这样才能尽快把‘无敌之心’找回来!

没错,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北斗圣子将一道法诀祭入星辰战车中。

陡时,星辰战车前进的速度更快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