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书名:炁数 作者:神也发愁 本章字数:2484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1:32:17

被钟离春搂入怀中,雯静的情绪终于是稳定了一些,那因为恐惧而颤抖的身体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而在将雯静搂入怀中后,钟离春透过雯静衣领的缝隙看了一眼雯静的后背,这一看钟离春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所及之处,雯静的后背上竟然布满了伤痕,这些伤痕错综复杂,有些看上去像是抓伤,有些则是鞭子抽出来的,还有些竟然是刀伤,看着这些伤痕,钟离春都不敢想象雯静这六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雯静靠在钟离春怀里缓和了很久才终于让情绪彻底稳定了下来,离开钟离春的怀抱,雯静用充满了感激的眼神看着钟离春说道:“谢谢你。”

“...雯静姐姐,你身上那些伤到底是怎么回事?”钟离春其实不想让雯静再想起悲惨的过去,但是却又忍不住,一个人到底要经历什么才能满身是伤?就算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自己身上也没有这么多伤痕啊!

听到钟离春的询问,雯静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眼神变的飘忽不定,就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而莫离三人就那么等待着,他们倒不是多期待雯静和他们分享自己这六年的悲惨遭遇,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雯静经历了什么,如果雯静不想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强求。

在内心挣扎了好一阵,雯静终于是开口了,而通过雯静的讲述,莫离三人都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们根本就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心理变态的人存在。

据雯静说,那老人自称佛陀,在这里生活了有多久她也不清楚,听其她人说那老家伙竟然有二百多岁,那老家伙会用一种奇怪的药草制作香薰,而这种香薰可以让雪人们进入一种十分舒服的朦胧状态,甚至可以助眠,而一旦对这种香薰产生依赖性就不可能再离得开,那老头就是用这种方法控制了那些雪人,当然了,这地方雪人不止这些,还有像那一家三口一样独自生活的,它们都知道老头在这里势力强大,所以也不会主动过来招惹。

但是这些雪人不来招惹老头,老头却将它们当成了潜在的威胁,雪人是一种十分好战且自身实力极其强大的生物,虽然繁殖力不是很强,但是却也不算弱,老人之所能称霸这里追要就是因为自己控制的雪人数量很庞大,足有五六十只,但是一旦让不受自己控制的雪人自然繁衍,那么总有一天雪人的数量就会超过自己,所以老人总是让手下的雪人去巡视这片区域,一旦发现有小雪人出现那么就要抓来或者杀掉。

按照老人的话说只要控制了绝对的数量优势他就可以一直保持着这里统治者的地位,这也是之前那些雪人会去袭击雪人一家和抢走两个幼年雪人的原因。

除了有着对这片地区极强的控制欲,老头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心理变态,算上雯静,现在老头身边最少也有十三四个妻子,不过老头的年纪太大了,某些方面肯定是不行的,而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老头对这些妻子们所做的一切简直就无法让人想象,那变态的程度更是让人发指。

雯静因为想要活下去委曲求全,但是在老人的变态虐待之下却也是忍无可忍,所以雯静总是寻找机会想要逃离这里,但是每次逃跑却又都会被抓回来,老头为了惩戒雯静会更加倍的虐待雯静,而越是被虐待雯静想要逃走的想法就越坚决。

雯静最后一次逃跑给她带来的伤害是最大的,在被抓回来后老头是彻底怒了,按照老头的话说他一次次的原谅雯静主要就是因为雯静是自己身边妻子中最年轻漂亮的一个,否则他早就将雯静赏赐给神奴了。

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雯静倒是真见到过一次老头将自己一个犯错的妻子赏赐给神奴的场面,那是雯静不敢回想的,因为那些雪人可不会只是简单的将背赏赐的女人吃掉,那些雄性雪人对那女人做的事情到现在都让雯静脊背发寒,不过她也想好了,如果这老家伙将自己赏赐给神奴,那么自己就会第一时间咬舌自尽,最起码那样自己不会遭受到无法忍受的屈辱。

不过出乎雯静的预料,老头子没有将她赐给神奴,不过虽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但是雯静那一次所遭受到的惩罚却也让她在之后的几年里再也没敢产生逃跑的念头,因为那老家伙竟然挖掉了她的一只眼睛。

讲述到这里,雯静再一次泣不成声,而莫离三人这一次是彻底沉默了,一个花季少女被带到这里,并且经历了非人的虐待,而这个过程竟然持续了整整六年,可想而知这六年多的时间里雯静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内心的痛苦又有多深。

钟离春此时眼中充满了悲伤和怜悯,并再一次伸出手将抽泣的雯静搂入了怀中,而魏登科则是被气的咬牙切齿,莫离面沉似水,双拳紧紧地握着,只听莫离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畜生!真是个畜生!”

雯静也许是看到了外人并被承诺会被带离这里而放松了情绪,哭了一阵后,雯静竟然就那么在钟离春怀中睡着了,三人都没有马上行动,而是低声的商量了起来。

只听魏登科低声说道:“现在基本情况已经了解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老头手下养了数十只雪人,战力上我们肯定是比不了的,就凭我们拿来的这几把燧发枪根本就无法抵挡几十只雪人的攻击。”

“...既然那老家伙会利用特制的熏香让那些雪人沉睡,我们是不是可以趁着那些雪人睡着的机会杀进去?”钟离春是实干派,在听到雯静的讲述后已经对那老家伙恨之入骨,从钟离春的话中魏登科和莫离都听出来了浓重的杀气。

莫离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虽然那些雪人睡着了,但是那老家伙总会留几只清醒的作为自己的护卫,而一旦开战,弄出来的动静很有可能会将那些沉睡中的雪人惊醒,到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

“这个好办,那老家伙既然可以控制那些雪人,我们只要寻找机会挟持住那老家伙就可以让他命令雪人们停止攻击我们。”钟离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这个办法是建立在我们可以成功抓住那老家伙的基础上,而这之中的变数太多了,你们要明白我们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那些雪人,老家伙的身边可还有这十几位老婆呢。”魏登科撇着嘴说道。

“那些女人都是被抓来的,应该不会为了那老家伙和我们对抗吧?”钟离春皱着眉反问道。

“这个可不好说,被老头奴役了这么多年,那些女人都会产生惯性思维,把老头当成自己的主人,而且她们都已经习惯了对老头唯命是从,一旦我们对老头动手,只要稍微被阻止一下就可能回给那老头召唤雪人的机会。”魏登科摇着头说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