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书名:炁数 作者:神也发愁 本章字数:223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1:32:17

那年钟离春十岁,她是在中东某国出生的,父母都是蜀地人,在他父母年轻的时候到那个国家去打拼,毕竟那时候那个国家还是石油大国,是世界上少数极其富裕的国家之一。

钟离春的父母在巴格达开了一家中餐馆,因为手艺出众,餐馆的收益很好,虽然身在异乡,但是一家人却也算过得不错。

然而这美好的生活却因为十几年前的那场战争而彻底被打破了,西方列强的联军单方面对那个国家宣战,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战争的阴影中,作为在外国讨生活的华夏人,这场战争到底谁对谁错他们并不关心,他们最关心的当然是自身的生命安全,是否能活着回国就成了他们当前最大的困扰。

花费了大笔的金钱和动用了所有的人脉,钟离春的父亲好不容易找到了门路,可以越境先去邻国,然后搭乘飞机回国。

有了出路,钟离春一家便收拾东西准备连夜逃离巴格达,一切还算顺利,接头人将他们带到了撤离点,然后和他们一样花了钱准备逃离的人被送上了一辆大巴,而这辆大巴的目的地就是两国之间的边境。

可惜命运是残酷的,大巴行驶了没多久就被一伙武装分子劫持了,这伙恐怖分子隶属于基地组织,作为反政府武装,他们是没有人性的。

被这伙人劫持后,大巴被开到了一处半废弃的村庄中,之后所有人被分批关押在了几座破房子里,那时候的钟离春还小,只能躲在父母身后恐惧的看着这些端着枪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坏人,她不知道未来自己会怎样?更不知道等待自己会是什么?

接下来三天,他们一直被关着,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清楚,每天也只有一次水和粮食的供应,数量还及其的少,钟离春的父母将大部分食物和水都留给了自己的女儿,恐惧与饥饿的双重折磨下,钟离春的爸爸哮喘病复发,状况一天不如一天。

在被抓住的第四天,钟离春一家三口被带出了关押的房子,并来到了一个有着摄像机的房间,一个带着头套的人让钟离春一家对着摄像机说出自己的身份、国籍、并哀求自己的国家出钱赎自己。

被对方用枪指着脑袋,钟离春一家也只能照做,而录完像,这一家三口就又被关回了那个破旧的房间中,显然对方是在等待结果。

而也就在录像录制完的第二天,钟离春的父亲哮喘再一次发作,而且很严重,看着脸色发紫的父亲,年仅十岁的钟离春用力的敲打着紧闭的大门,哀求那些抓了他们的人救救自己的父亲。

敲打了很久,大门终于是被推开了,两名持枪的大汉不耐烦的走了进来,钟离春和自己的母亲苦苦哀求这两人能将他们的行礼还给他们,因为那里有着治疗哮喘的药物,可惜这两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她们的哀求,其中一个走到钟离春父亲跟前看了看,甚至用脚踹了两下,之后这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便不再理会钟离春一家关上门离开了。

看着两人冷漠的离开,钟离春和她的母亲都是充满了绝望,而她们所能做的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痛苦的蜷缩在墙角,呼吸越来越困难。

在钟离春的印象中,那一夜真的很难熬,难熬的让人不愿意去回想,在天快亮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推开,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之后这二人就不由分说的将钟离春的父亲架了出去,钟离春的母亲苦苦哀求,甚至抱住了其中一人的大腿,而最终换来的也只是脑袋上挨了一枪托。

那是钟离春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那时候的她还小,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而母亲告诉她父亲是被带走接受治疗,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再一次见面,钟离春只记得母亲在安慰自己的时候脸上满是泪水。

又过了两天,她们被带出了房间,并被赶上了一辆卡车,而此时在卡车上的人已经比最初少了二分之一左右,并且几乎都是妇女和孩子。

这辆卡车行驶了很久很久,钟离春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天了,反正过去了几个日夜后车子才停下来,而这一次他们所到的地方依然是一处村庄。

和之前一样,她和母亲再一次被关了起来,只不过和之前不同,母亲没有和她关在一起,钟离春是和其他孩子统一关押的。

又过了一两天,孩子中的所有女孩都被带出了房间,并集中在一个昏暗的房子中,而在那里,钟离春经历了她这一辈子最最痛苦的事情,那时的她不知道自己经历的到底是什么,直到很多年后她才清楚自己竟然是经历了割礼,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那种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折磨简直就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两个月后,孩子们再一次被带了出去,而这一次不单单是女孩子,男孩子也都被带了出去,男孩们被聚集在一起开始接受根本就不正规的军事训练,有专人教导他们怎么开枪,怎么使用各种武器,怎么去杀人。

而女孩子们则是被要求洗衣做饭,给枪械保养上油,像奴隶一样的伺候那些面目狰狞的人。

也正是因为钟离春开始工作,他终于见到了三个多月没见面的妈妈,不过和三个与前相比,自己的妈妈已经变的无比憔悴,面黄肌瘦的妈妈双目无神,在看到自己后眼神虽然有波动,但是却不敢和自己接触,甚至都不敢正眼看自己。

钟离春拼命的跑向自己的母亲,并呼喊着妈妈,但是还没等她跑到母亲身边就被人拦住了,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要不是妈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那一次钟离春就有可能被活活打死。

浑身是伤的钟离春趴在地上不断的抽泣,而她的妈妈则是被人拽着头发拖进了一个房间内,母亲经历了什么她并不清楚,因为就在母亲被拖走之后,她就被再一次要求去干活了。

自那之后,钟离春倒是时不时的能看到母亲,但是每一次母亲都会无奈的对着她摇头让她不要靠近,以免遭到不必要的虐待,年幼的钟离春只能远远的看着自己憔悴的母亲,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能这样远远的看到母亲就已经很幸福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